林州五龙镇镇名的起源

林州市有个五龙镇,五龙镇有个五龙洞,五龙洞虽是五龙镇境内的一个天然洞穴,但却是五龙镇镇名的起源。据考证,此名称来自民间传说。

据说在1400多年以前,一道士路过此地附近的一个村庄,见一家母女二人在洗衣服,便请她们帮其拆洗道袍。女儿在拆袍中不断用嘴咬线,无意间吞下了五个线头,后来便有了身孕。眼看着女儿的肚子一天天大了起来,羞愤交加的父亲,顶不住村里人的闲话,便横下一条心,在这年的三月初八夜里,将女儿丢弃到了村外一个大山洞中。他将女儿安顿完毕,返身回到山口时,一阵清风迎面扑来,怜女之情油然而生。他心疼女儿,便又回头向山洞走去。这时,空中霹雳一声巨响,漆黑的夜晚顿时变得亮如白昼。他走近洞口一看,见女儿开膛破肚躺在地上,已经气断命绝,身旁爬着黑、白、青、黄、苍五条小龙。父亲看后心中悲痛难忍,他知道冤屈了女儿,便哭着跑回家中,将此事告诉了家人。

这消息一传十十传百,传来传去便传成了神话。后来,人们便称这个山洞叫“五龙洞”,把那座山叫做“清风山”,又在清风山口建了座“清风寺”,并模仿那位少女的模样,在寺里塑起“五龙圣母像”,供奉起了龙母娘娘和五条神龙。

从此以后,每逢大旱之年,便有许多人来这里祈雨求神,并将五龙出世的三月初八定为每年的庙会日。时间一长,这里便成了周边各县的祈雨中心。相传清光绪二十七年(1901),安阳县知县石庚时来此祈雨,香刚燃去一半,天便下起雨来。石知县感恩不尽,日后捐献黄金百两并在洞口立了一碑。

在那科技不发达的年代,圣母故乡的乡亲们,自然为此事感到自豪,“五龙出世”的故事便越传越远。现在的五龙洞已发展成了国家级森林公园。

关于林州龙头山文峰塔的故事

在林州城东的龙头山顶,矗立着一座高约20米的7层古塔,这就是龙头山文峰塔。

此塔建于何时?为何建于此地?又为何以文峰命名?查阅一下林州史料,便不难找到答案。

在从明崇祯丁丑到清康熙丁未的30年间,林州先后有杨汝经、刘远芳、牛应征、阎鹤升、王辅远、牛君藩、王鼐、刘泽博8人考中了进士,也就是说,在这30年中,平均每隔三四年,就有一名林州人金榜题名。然而,自刘泽博之后的140余年间,林州却再也没出过一个进士。这一反常现象,在当时的林州各界引发了许多猜测。

林州城西有座山,名曰林滤山,峰峦耸立,壁立千仞,在《地理经》中谓之虎山。城东山矮势缓,绵延起伏,谓之龙山。左右两山高度的悬殊及山形的差异,造成了右高左低、“虎”强“龙”弱的失衡态势。这时,有人便认为,林州不是没有人才,而是因地利因素缺失,才造成域内人才难以成名。清乾隆十一年(1746年),伏羌举人巩敬绪调任林县(林州)知县。他上任后,听信风水先生的意见,认为林县要想出人才,必须培弱抗强、补东抑西。经过实地考察,最终拟定在城东龙头山顶建座石塔,以重振文风。

乾隆十二年,工程正式开工,数月之后,一座3层高的石塔便告完工。至道光十七年(1837年)夏初,时任知县袁铭泰又继而续之,将3层改建为7层,并将此塔命名为文峰塔。

因为这座塔建在众目睽睽的龙头山顶,所以便出现了多个版本的民间传说。其中有个故事说,龙头山原是一条青龙变的活山,不但能长高,还会昼伏夜行,如果它能喝到南关大池里的水,林州就会出一斗芝麻数量的官。有一天,一个“南蛮子”路过此地,看出了其中的奥秘,便说龙头山是条恶龙变的,如不把它镇住,将后患无穷。县官信以为真,便依照“南蛮子”的指点,在龙头山上建起了这座石塔,把青龙压死在了塔下。原来说林州能出一斗芝麻数量的官,结果出了一斗芝麻数量的建筑工匠。

传说终归是传说,它原本就没打算承担历史责任。后来的事实证明,这个故事和林州的实际情况大相径庭。在此后的道光戊申至光绪癸卯的55年中,从林州这块大地上又走出了申逢吉、刘曦、田景瀛、李诗濂、吕慎修、董应遴、李祖光、李仲鸾、逯懿、李见荃、吕慰增、张家骏12位进士和50多名举人。从史料记载来看,这些成绩如实记载了一邹(邹蔚祖)、二周(周百顺、周起滨)等几任知县尊师重教之功。至于林州工匠一说,据史料记载,远在明朝初年,“林县工匠”就已名扬全国了。

文峰塔始建至今,已经260个春秋,重修至今又170余年。在此期间,它经历了多次地震和暴风骤雨的考验,仍安然无恙地傲立在龙头山巅。它的存在是前人企盼林州教育腾飞的历史物证,更是研究林州古代建筑艺术的一份宝贵史料。2008年8月,此塔被公布为河南省重点文物保护单位。

洪洞大槐树下咱老家

中国人有句人俗语,两人相见,若互通姓名,如同姓即随口而出:“五百年前是一家。”这个典故应从明初洪洞大槐树移民谈起。明朝初年,为了恢复因战乱灾荒而荒芜了的中原广大地区的经济,明政府下令在山西洪洞大槐树下集中移民,从明初到清朝末年民国初年,时间为500年左右,大槐树移民后裔已遍及神州大地,人们相见互问老家,都会说:“啊!洪洞老乡。”再问及:“老乡贵姓?”若回答为同姓,问者就会说“啊!五百年前是一家。”同姓相见,五百年前是一家。这句俗定成语,也就一直沿续至今。

 

〖洪洞大槐树下咱老家〗

元朝末年,有个姓胡的举子上京赶考。走到林虑山下,突然一陈狂风刮过,窜出一只赤褐色长毛母猩猩,猛向举子扑来,正欲下口,定睛一看,只见那举子白光净面,十分俊美。于是,就把吓昏的举子背到小西天猩猩洞里。

举子醒来后,只见山洞幽深,弯弯曲曲,阴森潮湿,到处扔着野果皮壳,禽兽毛骨。黑猩猩正匍伏在地上,睡在身旁,举子几次寻机来到洞口,但洞口被碾盘大的巨石挡得严严实实,挪都挪不动一点。无奈只好被迫屈居下来,日子长了,猩猩生下一子,似猴又像人,满身长毛。母猩猩喂奶捕食,举子教他说话,起名叫胡大海。

胡大海长大了,力大非凡,举子就把自己的身世告诉了儿子。父子俩决计重返人间,共享天伦之乐。一天,趁母猩猩出洞捕食,胡大海掀开洞口巨石,父子俩跑了出来。母猩猩回来,一看洞口敞开,立刻意识到他们父子俩已经逃走,便顺着山梁向南追赶。追到金牛山下河交沟,滚滚淅河挡住了去路,只见他们父子俩正淌水过河,便“扑通”一声跳下河去追捕。眼看就要追上了,举子顺势将儿子推上岸,返身死死扯住母猩猩,把它引入河水深处,同时淹死。

胡大海上得岸来,望见父母双亡,不觉泪如雨下,他孤苦伶仃,走村串户,乞讨为生。

当时这一带叫林州,属河西北路彰德府管辖。胡大海丑得可怕,林州一带的人们,见了他都是躲着走,称他为“老毛虎”。直到现在林县人常用“老毛虎”来吓唬胆小的人。胡大海饭量大,白天,他要饭吃不饱,就到山上采摘野果充饥。夜晚,宿在人家门楼下面。家里人害怕他,就故意往外泼水。冬天,冷冷冰冰,逼得他只好离开。有一天,他到一户财主家门口要饭,有个刁薄的财主婆恶狠狠地嚷:“快滚开,我家有油饼,就是擦了屁股也不给你吃!”说着取起一张油饼,擦了擦小孩的屁股,扔给了狗。这还不算,又吆喝狗咬得胡大海鲜血直流。幸好穷人可怜他,倒给他糠菜稀饭吃,给他破衣旧鞋穿。胡大海感谢穷人的照顾,恨透了财主,决心打富济贫。

后来,胡大海参加了朱元璋领导的农民起义军,先在马腊梅娘娘部下供职。他力大无穷,深得马娘娘的爱戴。传说,他在林州城东十五里的营里练兵,两手能托起一个碾盘在头上转三圈,一只手能拔起一棵柿树,全村柿树被他拔光。至今,柿树不敢在营里村扎根。

胡大海跟随朱元璋南征北战,立下了汗马功劳,成了大明朝的开国元勋。洪武二年林州改为林县。胡大海启奏皇上要到林县雪耻报仇。朱元璋念他开国有功,准奏他杀一箭之地。胡大海责令部将王虎奉命前往。谁知王虎是个杀人不眨眼的势利之徒。为讨好主子,趁机向上爬,便带兵来到林县,借口没找着苛刻胡大海的那家财主,一箭射在老雕身上,老雕带着箭飞遍全县,王虎带兵也杀遍全县。造成尸骨遍野,血流成河的惨景。事后,胡大海大怒,斩了王虎,并向皇上请罪。皇上念他功高且能认错,给他免罪。为了弥补胡大海的过错,下旨山西泽州、潞州一带居民迁往林县。

山西居民不愿背井离乡向河南迁移,官府便下令:“凡不愿迁移者,限三天内集合到洪洞县老槐树下。”人们齐往老槐树下跑,很快就集合了很多人。这时,官兵围住,给这些人加上违背皇旨的罪名,强令迁移。其中姓牛的一家弟兄五个,就有四个跑到了老槐树下,临别时,兄弟五个依依不舍,打破了一口铁锅,分为五块,各执一块,作为后代认亲标志,称为“打锅牛”。直到现在,姓牛的人见了面,总面先问一句:“打锅不打锅?”如果都说“打锅”,就是一家人了。那时,留在山西的大哥,嘱咐小兄弟们说:“咱姓牛,到林县要找有山有水的地方住。”弟兄四个迁到林县,分居在“三山”、“五水”。老二住曲山,背靠二龙山,面临洹水,在南边;老三在录山,背靠清凉山,面临漳河水,在北面;老四住白山,背靠太行山,面临露水河,在西北面;留下小五住在中间武家水,这里山清水秀,便于哥哥们照顾。

所以林县民间有“洪洞老槐树下咱老家的”传说,其实这与胡大海血洗林县是有直接关系的。

抓赌那点事儿

整个清朝,作为帝都的北京城情况复杂,管理起来很难。按道理,北京的治安,应该由当地政府顺天府来管。但是,尽管顺天府的品级已经比其他府高了三级,府尹系正三品高官,可仍然无法应付京城高官林立的局面。于是,管理京城治安的,又多了一个五城察院,由都察院直辖,御史分管。巡城的御史,理论上所有的官僚和其家人都可以纠治。乾隆年间,一位御史碰到和珅家丁坐和珅的车招摇,真的就把这车给烧了。除此而外,北京城还有众多的旗人,包括宗室和贵族。这些人的管理,得由一个旗人的衙门来应付。于是,就有了步兵统领衙门。

步兵统领衙门,原来就是旗人的步兵营,众多八旗旗营的一个,统帅在京的满、蒙、汉军步兵,还兼管在京的汉人绿营的马步军,后来转化为负责京城治安的一个衙门。相对于位于城南的刑部,人称北衙门。由于它还负责把守内外十六个城门,主要是内城九门,人们又称步兵统领为九门提督。这个位置,来头小了压不住,一般均由某个掌旗的王大臣兼任。在三套负责京城治安的机构中,京城的案子,稍微牵扯一点权贵,顺天府就管不了。由于步兵统领衙门统辖的兵丁众多,首领来头大,所以,京城的治安,到后来竟然主要由这个衙门来维持。顺天府和五城察院退居其次。九门提督,什么都管,既负责京城的治安、稽查、门禁、捕盗、也负责京城的保甲、还贯彻各种禁令、各色人等的服装、车辆,住房有无僭越、有无人等违规听戏、市场上摊位是否合乎规矩……反正,只要衙门里的人想管,坑蒙拐骗,吃喝拉撒,他们什么都可以管。轻罪自己就可以发落,重罪才交给刑部。管这些事的,主要是属于绿营的巡捕五营,每营三千人左右。这些兵丁,人称番役或者大班。一万多人马,有时人手仍嫌不够,还要找临时工,人称扁圆子(临时工没有家伙,人手一个扁圆的棍子)。因为旗人舒服惯了,懒得管这些乱七八糟的事,即使有好处,他们也懒得拿。步兵统领衙门,就成了汉人的天下。具体管事的,虽然都是汉人兵丁,但顶的大帽子,仍是满人的步兵统领、王大臣。

清朝立国,有点禁欲的味道,一上来就禁娼(主要针对官员)禁赌,京城更是要身体力行。一度,内城连戏园子都不许有。害得八旗兵想要听戏,只能自己学,自己唱。但是,嫖娼赌博这种事情,本是人的天性,禁是禁不住的。到了清朝中叶,就逐渐放松了,晚清时节,则百无禁忌,娼也有了,赌也来了。但表面上,娼也查,赌也禁。而步兵统领衙门,最乐意干的,就是这种活儿。这些行当,也就成了步兵统领衙门的一种主要的收入管道。正经的妓院是不查的,人家定期交钱,查就查那些暗娼。赌也一样。当年外城不必说了,内城九城,遍地都有赌庄赌坊也就是赌场,每个赌场,都定期孝敬衙门。除了上面有特别的命令,没有人查赌场。要查,都查赌场外的聚赌。特别是富商大户或者进京办事的外官,手痒了想赌一下,他们就会去查。衙门眼线广有,一听说有这样的事,深夜围上去,一查一个准。连人带赌资拎到班房,一本正经地要把人交给长官审理,连蒙带吓,不由这些人不就范。交上贿赂,人也就放了。这虽属于衙门陋规之外的收入,可是,查一次就挺肥。

不过,这样的查赌,也有吃瘪的时候。同光年间,京城有个姚四宝,是个混过官场的赌棍。赌技奇精,进了赌场,十押九赢。他押什么,别的赌徒都跟,害得赌场都不敢让他进,说好每年给他多少例规银子,就别下场了。一旦技痒了,只能走走野场子。一次,他在某宅和一堆有钱人聚赌,被衙门里的大班抓了个正着。这些番役大班,已经查清楚了里面有哪个是富人,原本就不是冲姚来的。所以,一番交易之后,这些富人还请大班们吃了饭,姚四宝也跟着,足吃足喝,佯作酒醉,趴在桌上睡了。吃喝完了,人都走光了,番役推醒姚四宝,要他也走。姚四宝说,你们不是要明天提堂审讯,讯办赌棍吗?我就是赌棍,我不走。等明天长官来了,我把你们受贿的事儿,都告诉长官。番役一听,急忙喝止,吓唬姚四宝,说要弄死他云云。姚四宝说,你们也不打听打听,我是谁?我是姚四宝,京城有名的赌棍,还怕你们吓唬?这样一嚷嚷,众人围过来,还真有认识他的。说好说歹,给他塞了一千两银子,总算把姚老爷送走了。出来之后,姚四宝跟那帮富人说,你们都被大班吃,我姚四宝吃大班。从此以后,姚四宝的大名,九城叫响。走到哪儿,都有人奉承。

自古以来,娼赌都有碍道德,但娼赌难禁。只要统治者有意禁娼禁赌,治安机构,查娼查赌,就都是最肥的买卖。他们的这种买卖,从根上讲,都是由禁令带来的。

家里那点事

家,是栖身之所,温馨港湾。家里那点事,关乎七情六欲,涵盖生活百态,酸甜苦辣咸,五味俱全。习近平总书记语重心长地说,家里那点事“要留留神,防微杜渐,不要护犊子”。这话道出了官员表现与家里那点事的密切关系。

不作为、慢作为、滥作为,遭人唾骂,上级问责,面对怒目、铁面,那心里的酸楚,源于家风的疲软;勤政清廉,政绩突出,群众拥护,上级嘉奖,面对鲜花、掌声,那心里的甜蜜,有着家教的滋养;撸起袖子,扑下身子,身先士卒,脚踏实地,深入一线,夙夜为公,那不辞的辛苦,有着家里的影响;勇于担当,敢于碰硬,干事创业,表现非凡,有人夸,有人骂,褒贬不一,那浑身的火辣,有着家里的因素。公权私用,贪污受贿,为妻儿、亲友、身边人谋利提供方便,总担忧有朝一日东窗事发,那咸咸的味道,与家风败坏不无联系,家风坏是腐败之源。

近年来查处的腐败案件,与家风败坏密切相关的是,有些领导干部将自己的“人脉”和“面子”,用在为子女非法牟利上,有的纵容家属在幕后收钱敛财,子女等也利用父母的影响经商办企业,大发不义之财。因此,领导干部要警惕家里那点事,有时不经意可能就溜过去了。

要“留留神”,就是要操点心,谨慎,注意,手中的权力是人民给的,要为民所用,切不可有非份之想。领导干部不仅自己要廉洁修身,而且要廉洁齐家,在管好自己的同时,严格要求配偶、子女、身边工作人员遵纪守法,要用规矩规范他们的言行。

要“防微杜渐”,就是预防、制止,坚决不让家里不好的苗头或征兆发展。领导干部家里那点事,不是个人小事、家庭私事,而是领导干部作风的重要表现。对亲属子女、身边人员要严格教育、严格管理、严格监督,发现问题要及时提醒,坚决纠正。

“不要护犊子”,就是教育家属、子女要遵纪守法,不搞特殊化;不要把子女家属弄到国外定居,子女家属长期在国外按规定要向组织报告;不允许子女亲属擅权干政、影响政策制定和人事安排、干预正常工作运行;不得纵容他们打着干部子弟的旗号收受好处,乱说话,乱办事;不得默许他们利用特殊身份牟取非法利益。干部子女触犯了党纪国法都要处理,而且要从严处理,不得庇护!

人生源于家,成长过程中,或流逝,或流转,有平坦、坎坷,有沉醉、断肠,而伴随着喜、忧、乐、悲、愁。为官系于家,从政过程中,有掌声、嘘声,有欣喜、悲哀,同样伴随着五味杂陈的心理。因此,无论做工、务农、经商、从政,人生的每一个起承转合,都离不开家里那点事的作用。“小家”紧系“大家”。家里那点事,关系到“大家”、国家。应注意家里那点事,把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贯彻落实到家庭建设,让家庭梦对接中国梦,使家里那点事成为实现中国梦的正能量。